为逐香尘来此地,薰衣草木自成蹊。葡萄实小青葳蕤,渌酒年深红帙绨。 座上客风情未晚,垄中花紫意沉西。流连半夏清凉境,莫问桃源失路迷。

在Springfield Manor Winery看薰衣草园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今天周日,风和日丽,午饭后商量出去看油菜花。沿乡间小路北上,并没有找到大片花田。但一路上,鸡犬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的田园牧歌,甚是赏心悦目。

云底草长,湖色幽蓝于梦想。 午后风凉,数不清冲天麦芒。  人同花树,幻化时间之静寤。 云气青寒,直入空蒙谁与看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回到久别的长沙。虽然只有的短短一周,满满的亲情厚爱,充满欢乐和泪水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台北六天,探亲访友。其它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该玩的地方都到此一游了,住在西门町,每天都有吃不完的好吃的东西。

感觉那里物价便宜,安全方便,是一个非常宜居的城市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平野烟笼新岁熟,粉墙青瓦小农家。 秋风吹得脸红了,硕果繁枝舞态奢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年前去探访,公园下午5点就关门了。这次终于得赏荷花。发现美国的荷花肥硕,一点都没有黛玉的意思,花朵硕大,枝干高挺。

几番往返费蹉跎,赏得君家小榭荷。健硕花姿高过顶,团圆叶伞大如箩。余香有意留新客,碧翠摇枝送晚歌。我欲年年同藕约,婷婷绿盏酌青波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周末和合唱团的朋友们去Salisbury两天的retreat。海边漫步,吃螃蟹,晚会,各种节目表演,各种合影。。。

轻松愉快的一个周末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背人不语向何处,下阶自摘樱桃花 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
上一次看话剧应该是三十年前了吧,在北京看过伊索寓言。伊索先端上来一盆世界上最好吃的菜,舌头。伊索又端上一盆世界上最难吃的菜,还是舌头。结果一不小心就让我们掌握了真理,感情这话剧就是口条艺术。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我们以前所学习的历史是由一串串联系著事件的日子组成。在事件的背后,英雄创造了历史。 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周日早晨10点起床,驱车费城郊区约一个半小时。杜邦的私家花园 Dupont longwood gardens 消磨一二个小时,然后去费城唐人街喝早茶。顺便逛逛街。一个周末就这样虚度了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上周去了趟耶鲁大学(Yale)。 大学在小城里,文化氛围浓郁。其图书馆可以去看看。我是必去,曾经的图书管理员显然爱去各种图书馆参观。Yale图书馆藏了不少宝贝,比如第一部圣经,并每天翻一页,常去常新。图书馆本身也建造别致。窗户玻璃都是用大理石替代,所以略微透光,又避免了阳光直射那些珍贵图书。 继续阅读。。。


昨天去花生屯看樱花。 
继续阅读。。。

NULL

周末清早起来,从窗户看出出去,远处的洛矶山脉白茫茫的,在澄澈的蓝天下衬透得清晰而纯净。 吃早饭的时候就有了想上山去走一走的愿望。 
继续阅读。。。

NULL

摩云湖。

摩云湖其实并不摩云。

摩云湖离开白云还有一段不大不小的距离。

摩云湖深藏在加拿大落矶山脉排行老三的天霸山脚下。

摩云湖周围十峰耸立。一泓雪水,绽放著蓝绿色光彩,妖媚动人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摩云湖 - Moraine Lake

品茶总是跟闲适联系在一起的。我喜欢喝茶,喝茶与其说是一种文化,不如说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