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中桃李愁风雨,春在溪头蒜芥花。

疫情让腐朽没落的美帝到处愁云惨雾,这不,我们都开始挖野菜度日啦。

蒜芥作为外来物种,在野地里疯长得遍地都是。最简单的吃法,汆水后,用盐腌一下。炸葱蒜末酱油麻油浇上就可以吃了,口感貌似不比韩亚龙的萝卜菜差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又到了秋天,吃南瓜的季节。前些年自创了个南瓜炖排骨的菜取名叫做“大红灯笼高高挂”。今年再玩点新花样,把它们活活拆散,遥望洞庭山水翠,白银盘里一金螺,南瓜海鲜浓汤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中秋节临近,有朋顺路来,吃个早餐。月饼是Costco买的双黄莲蓉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好久没去Sam's,发现它重新装修了。肉柜新增神户牛肉。有点小贵,不过卖相还不错,每块肉一磅的样子。可以偶尔招待自己一下。

两面略煎一煎,烤箱450度,大概8分钟,标准的小资粉红色。

继续阅读。。。


“江上往来人,但爱鲈鱼美”,在中文里,Bass和Perch两种都翻译成鲈鱼。湖里生长的Perch并不好吃,肉少刺多,有很重的泥土腥味。我在北达科达州的大叉子镇呆过两年,红河谷附近这种perch又多又笨。有此次周末我们去明尼苏达某湖边野营。一行人到达后只见清澈的湖水里游动著数不清的美洲鲈鱼。 继续阅读。。。


年轻的时候住在单位宿舍,自己有一个小小的煤油炉子。 每当吃腻了食堂的猪狗食的时候,就会自己煮点半生不熟的肉啊蛋啊之类的打牙祭。宿舍是那种前面一排走廊,像鸡笼那样的单间房,大家平常都随意走动。 \n
继续阅读。。。

NU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