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声悦心动,长发绕相思。月色流光足,何当共此时。

幻象时空发未来,迷踪黑客破关开。银河澹澹漂神矢,意念迢迢息氛埃。以我精魂折天镜,将谁罡气守灵台。星云亿万原来小,大自在心漫九垓。

黑白怀君子,忘忧不记年。桔中春梦短,灯下木狐妍。沈醉澹容与,猜心盍忘荃。输赢无大事,流水自争先。
木狐:围棋
容与:安闲自得。楚辞 湘夫人:时不可兮卒得,聊逍遥兮容与。
忘荃:庄子得鱼而忘荃

秋日寻风发苦声,八方喧媚吐峥嵘。长川叶走三庵哭,浊雨鞭笞五鬼惊。咤域斑斓焚堕影,神思萧瑟远边城。回眸却看彤云处,潦倒其人割碎琼。
五鬼: 知穷、学穷、文穷、命穷、交穷鬼
三庵哭:清末诗家易顺鼎别号“哭庵”, 有三哭,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,二哭文章不遇知己,三哭沦落不遇佳人。

绿蚁随波逐,平湖懒系舟。丝垂心自静,日晚客明愁。所钓皆空阔,将归略杪秋。双鱼追旧事,淡月沉如钩。

龙虫呵手冷,斫脍送行客。岂必腴之鲂,无为重如石。把文度敏思,问我沉孤夕。即此去悠悠,池塘春草迹。

一灯心照出苍冥,亿万沉沉唤紫汀。烈焰焚余而后觉,谁持甘露播清馨。
摄影:万家灯火

平常忧乐事,无欲一身轻。麻雀檐间好,老猿窝里横。血存痕玉色,刀落听花声。歧路今安在,营营觅大城。

爽气西来不自持, 暖风吹日换春姿, 流行款饰映凝脂
摇步轻尘蹑纤趾, 长街快笛过球痴, 满城都是小红旗
当轻纱褪去,灰姑娘一夜之间变成了光彩夺目的公主。 卡尔加里,这座不起眼的小城,和那支不太被人注意的冰球队, 一时间热力逼人。这支年轻的职业冰球队在沉寂了十五 年之后,又一次突然爆发,经过三轮血战,昂首进入了冰球王国的总决赛。尽管不常见地下起了小雨,但并没有冷却卡尔加里人对他们球队胜利后的狂热, 大街小巷印有火焰队标志的红旗招展,狂热的球迷开车呼啸而过, 车笛长鸣

沉吟棋势久难猜,素手轻敲半倚台。小院春深蛩不住,家僮鼻息早如雷。
图片来自网络

雪花白
界外河山分楚汉,阁中帝子弄飞琼。丘山龙象驰如故,日月星辰转自生。遥看长烟凝空白,细听大雪压寒声。冰花不解春风贵,一树玲珑一树情。

乍暖轻寒,新晴小雪,岭外云气孤清。探头街草,弱弱举春英。静巷炊烟狗吠,白日里, 更少人行。闲书引,漫翻故事,撩拨旧时青。 
牵萦多少次,城南逸趣,欲与谁评。也曾约黄昏,亦有桥横。 溱洧流霞涣涣,回眸处,刹那温情。恍惊觉,水凉帘动,满室风铃声

次韵白圭筝吟
清风吹雪去无痕,绿阶访旧尘。经年消息问晨昏,桃花开故人。
深榭静,锁心纹,铃兰唤不真。闲门无事怕留春,两看远近云。

拟皱春波认不同,小吹新蕊画中逢。相思枕上花如雪,零落门前偶半农。知雨两看兰梦好,流年只为客乡憧。谁持大白浮寒瓮,不解丹青说旧红。

鱼书万里认前缘,水火星沙百事迁。聚义难寻三面国,梦刀何患五铢钱。棋长日日围新局,世俗昏昏改旧年。留得春江陪太傅,传杯闹市作神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