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逐香尘来此地,薰衣草木自成蹊。葡萄实小青葳蕤,渌酒年深红帙绨。 座上客风情未晚,垄中花紫意沉西。流连半夏清凉境,莫问桃源失路迷。

在Springfield Manor Winery看薰衣草园。

城中桃李愁风雨,春在溪头蒜芥花。

疫情让腐朽没落的美帝到处愁云惨雾,这不,我们都开始挖野菜度日啦。

蒜芥作为外来物种,在野地里疯长得遍地都是。最简单的吃法,汆水后,用盐腌一下。炸葱蒜末酱油麻油浇上就可以吃了,口感貌似不比韩亚龙的萝卜菜差。

今天周日,风和日丽,午饭后商量出去看油菜花。沿乡间小路北上,并没有找到大片花田。但一路上,鸡犬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的田园牧歌,甚是赏心悦目。

云底草长,湖色幽蓝于梦想。 午后风凉,数不清冲天麦芒。  人同花树,幻化时间之静寤。 云气青寒,直入空蒙谁与看。

缅因州灯塔有70多个, 边走边拍。

淡紫长红笑脸妍,风荷小舞庆丰年。
豚声什色余音袅,曼影萦怀不夜天。
同竹马,一生缘。时光斑驳似从前。
平凡岁月丹青手,慢拢芳华五十弦。

今年桃森中文学校春节联欢晚会,蛮女的舞蹈《荷韵》

继续记日记。早上7点多起床,周庄昨天下午走了一圈,已经没有什么念想,不如现在就回上海。

周庄古镇。

慕名而来,蛮失望的。冬日的周庄下午冷冷清清,好多店铺都早早关门了。想去镇上消费还得先买门票。想坐坐游船,6人凑一船,也凑不到拼船的其他游客。在里面转了转,和每个地方的”老镇“大同小异。满街卖猪蹄子的店,啃了半只沈万三大蹄子,胃堵了一天。

拜佛也要赶早。大清早到寒山寺,就我一个游客。

一梦轻飞飘翥上,光华垂立云天缦。阡陌朦胧早行人,踏过初阳登彼岸。

回到久别的长沙。虽然只有的短短一周,满满的亲情厚爱,充满欢乐和泪水。

台北六天,探亲访友。其它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该玩的地方都到此一游了,住在西门町,每天都有吃不完的好吃的东西。

感觉那里物价便宜,安全方便,是一个非常宜居的城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