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去了趟费城,参加宾州围棋冠军公开赛。公开组前三名有奖金。现在我等老同志赢一盘棋也真心不容易了,重在参和。

“江上往来人,但爱鲈鱼美”,在中文里,Bass和Perch两种都翻译成鲈鱼。湖里生长的Perch并不好吃,肉少刺多,有很重的泥土腥味。我在北达科达州的大叉子镇呆过两年,红河谷附近这种perch又多又笨。有此次周末我们去明尼苏达某湖边野营。一行人到达后只见清澈的湖水里游动著数不清的美洲鲈鱼。


上一次看话剧应该是三十年前了吧,在北京看过伊索寓言。伊索先端上来一盆世界上最好吃的菜,舌头。伊索又端上一盆世界上最难吃的菜,还是舌头。结果一不小心就让我们掌握了真理,感情这话剧就是口条艺术。


汪国真并不是我的菜。说老实话我没有读过几句汪国真的诗。

我们以前所学习的历史是由一串串联系著事件的日子组成。在事件的背后,英雄创造了历史。 

昨天全家去看职业棒球赛。 

“身穿藏青底白碎花纹的筒袖和服,手指修长,脖颈白皙,使人感到他具有高贵少女的睿智和哀愁.” 吴清源的外表是孱弱的,他的行动是静默的。但是,吴清源的精神世界却恰恰相反,他坚毅刚强,他华丽奔放,他迅捷无伦。棋如其人,那一张张棋谱明明白白地描述了一个真实的吴清源。 

周末小报头版报道章光101进军美国。101据说可以长头发,当然任何生发水都不会长头发,不过,我印象里章光还有一种脱毛水,大概比较有效。因为这个101让我想起一些往事。 

周日早晨10点起床,驱车费城郊区约一个半小时。杜邦的私家花园 Dupont longwood gardens 消磨一二个小时,然后去费城唐人街喝早茶。顺便逛逛街。一个周末就这样虚度了。